奕惏也_

[圈名奕惏也]APH大法好★伊双子大法好★懒癌没治√文笔差事儿√人帅不狗好相处只不过话废.嘤

2727随笔。

夕阳很美的黄昏。

言纲把手支在大腿旁,半撑着侧目打量看远处的夕阳看得出神的纲吉。

暖红色的光在纲吉周围跳跃着,笼罩住脸上细细的绒毛,结成一圈光晕,像是天使的圣光般柔和。

似乎注意到了言纲的眼神,纲吉偏过头与他的眼睛相对,言纲也意外的没有移开视线,两人就这么对视着,直到纲吉先移开视线,展开好看的笑容,眼角弯成新月的弧度。

“纲吉。”

起风了,风吹散了两人脸上的余晖,留下捉摸不透的阴影和淡淡的沉默。

言纲确实想过,那个最美好的场合。在意大利的教堂,与纲吉宣誓时,大声而庄重地念出他美丽的姓氏的那一刻。

“………嗯?”

天黑了,晚风撩起纲吉额前的碎发,掀起他白色衬衫的一角。言纲挪了挪贴近纲吉,侧过身子在他耳边低语:“我爱你。”手滑过他棕色的发梢,好像在安抚一只惊慌的小兔子。绚丽的焰色瞳孔微含笑意地看着纲吉的眼睛,似乎要看穿他的一切。

言纲的温热而略微湿润的唇贴上纲吉的额头,停留了一分钟之久,久到纲吉甚至可以记住他唇上的每一道他特有的纹路。言纲的手捧起纲吉热烈的发烫的脸颊,在他唇边轻轻低语,热气扫过纲吉的唇。

“额头上的吻:这辈子最爱的人。”


评论(1)

热度(3)